鏡言曦

开学了。会有很长一段时间不更文(真的会很长)小可爱们这段时间就当我不存在吧,等寒假我还是一条好汉!グッ!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【荼岩】别想逃,你是我的(三)

  一如既往的短小……接下来的剧情可能会非常狗血,请做好准备😂
         “吱——”
  生锈的大门吱吱作响。
  神荼走进地牢。
  然而,他却看到了他最不愿意看到的场景。
  锁着安岩的那间牢房,锁链尽数断开了。
  地板上,还残留着少许血迹。
  那个家伙……他逃了?!神荼狠狠地咬着牙。
  他逃了?!!怎么可能?!
  “呯——”
  神荼一拳打在墙上。墙壁出现裂痕。而殷红的血液也顺着他的手,一直流到地面上。但他没有想过要去处理。
  呵……看来我是小瞧了你啊,安岩。
  你哪来的这么大本事呢?
  没关系。就算你现在跑了,我以后也一定会找到你。
  然后把你抓回来。
  你是父母留给我唯一的东西。
  你休想逃走。
——————
  一间偏僻简陋的小屋子里。
  “呼……”安岩回头看了看,长出了一口气。
  “谢谢你,帮了我。”他向那个帮他出逃的那个人道谢。
  “呵,不用。”前面的人回过头来。那是一个长相古典,俊美的青年,“但你要知道,予帮你,并不是不求回报。”
  “……”安岩咬了咬牙。“我知道。”
  “呵。”青年笑了一声,“你要记住,在予需要你的时候,你一定要帮予,不能拒绝。”
  “……是。”
  见安岩答应得这么爽快,青年忍不住挑了挑眉。
  “予叫丰绅殷德。你可以称呼予为‘丰绅’。”
  “嗯。”
  “这几天那个人可能会到处找你,予先给你安排一个安全的住处。切记,这几天少出门。有事,联系我。”丰绅说着,掏出了一张小纸条递给安岩。上面写着他的电话号码。
  “谢谢。”安岩小心地收起来,抬头看丰绅。
  “跟我来吧。”
  “嗯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
  “这里,便是你新的住处。”丰绅带安岩来到一个小村庄里面,指着其中一间房子,对他说。
  “……”安岩低头不语。
  “怎么?不喜欢?”丰绅绕有兴致地问。
  “不是。这比之前的好多了。”安岩自嘲地笑了一下,“只是还没有习惯而已。”
  “如此,你便慢慢习惯吧。予先走了。”
  “是。”
  “……”看着丰绅慢慢走远,安岩逐渐安心下来。
  怎么样,神荼。我说过我会逃出来的吧。
  安岩冷笑一声,回头进屋。
  你看啊。我做到了,不是吗?
  从今以后,我们再无任何瓜葛……
  再见。

【荼岩】别想逃,你是我的(二)

  ☺️要开学了,文暂时更不了了,望小可爱们见谅。其实还有点存稿,但是都是一年前写的,小可爱们要的话我明天就发❤️
        他,安岩。
  是神荼的父母送给神荼的十八岁生日礼物。也可以叫成人礼。
  那时他才十三岁。
  呵呵。很难想象,对吧。十三岁而已,就开始做那种事情。这也是迫不得已的。没办法,谁叫他家穷呢?他的父母只好把他卖了,抵给神荼家。
  他难道不会逃吗?当然会。可是他逃的出去吗?不可能。安岩当然会想家。他当然也会想要逃出去。可是这能做到吗?
  他逃出去第一次。被人抓了回来。为此,对他的惩罚是三天下不了床。
  他逃出去第二次。被人抓了回来。他一个星期没有见到外面的太阳。
  他逃出去第三次。被人抓了回来。然后,他被囚禁了。
  这一关就是两年。
  两年来,他每个星期,有时甚至是每天,都要受那种折磨。
  我就这样废了吧。他想。
  反抗也无果。总是要挨罚。
  自从几年前神荼的父母过世之后,神荼对他更加不如从前了。
  每次心情不好,都拿他出气。
  他能怎么办呢?他也没办法啊。
  也许,父母早就忘了他了吧。也许,他们正在拿着那一笔钱,在过着很好的生活呢。也许,他又多了一个妹妹,或者弟弟。
  不过,现在他们生活得怎么样,都不关他事了……
  安岩。你到底是在为什么而活?他这样子问自己。
  也许,永远也得不到答案了。
  “滴哒——”
  一滴水珠溅落到地上。
  难道,就这样吗?
  不。不会的。
  呵……你以为我不会逃吗,神荼。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屈服了吗?
  休想!!
  我无牵无挂。也不用担心会牵累到其他人。有朝一日,我一定会逃出这里。
  我……不想再受你的控制!
  我……对你……
        ……

【荼岩】别想逃,你是我的(一)

  一年前写的东西,真的是太辣了😂
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 “滴答——”
  水滴溅落到地上。
  这是一间潮湿阴暗的地牢,里面只关着一个人。一个少年。
  他叫安岩。十五岁。
  此刻,他正坐在一张简陋的床上,手和脚都被铐上了锁链,连接着床腿。他不能大范围地走动。甚至连接近牢门都不行。
  “吱——”不远处,传来了生锈的大门打开的声音。脚步声,渐渐逼近。
  一个长的非常俊美的青年,走了过来。
  听到声音,安岩抬起了他那张早已被血污糊上却又异常清秀的脸。随即,冷笑一声。
  青年估摸二十岁左右,表情冷冷地打开牢门,周身散发出一股孤傲冷峻的气息,让人不敢靠近。
  “安岩。”
  青年开了口,语气依然是那么冷冷的。然后,伸手揽住了只穿了一件白衬衫的安岩的腰。
  “神荼,你还没腻吗。”安岩眼神暗了暗。却也没有拒绝,任由神荼抱着。
  “什么?”
  “你关了我两年了。”
  “……哦。”神荼淡淡地应了一声。
  “你想什么时候放我走。”
  “不放。”这次倒是回答得干净利落。
  “……”安岩咬着下嘴唇,“那你想……关我到什么时候?”
  “一辈子。”
  安岩再也忍不住,回头一拳打了过去。
  拳头却被人接住了。
  一抬头,便对上了神荼那张冰山的脸。
  “呵……哈哈……哈哈哈哈哈!!!”安岩突然大笑了起来,笑的神荼心寒。
  “安岩,别笑了。”
  “你囚禁了我,我不会逃吗。你等着吧,你关不了我多久!哈哈哈哈……我就算死,我也会逃出去!”安岩依然没有停止,疯狂地大笑着,咬牙切齿。滚烫的眼泪顿时灌满眼眶,他紧紧地咬着牙,没有让它落下。
  “……”他这么一说,神荼反而也笑了起来。
  “不会的。我不会让你逃的。”
  那个笑容很好看,却让安岩看得浑身战栗。
  “我要关你一辈子……”
  “安岩,别想逃。”
  “吱呀——”

一年前的产物,现在看实在感叹自己的文笔😂太可怕,以前超喜欢荼岩这一对cp的❤️

【荼岩】木偶(序章)

  “……记得你的名字吗。”
  “……安、安岩……”
  “我是谁。”
  “……主人……”
  “很好。”
  拥有着冰蓝色的眼眸的少年闻言轻笑,俊美的脸庞,在昏暗的灯光下有着不可言喻的美丽与诱惑。只是他的眼神没有温度,话语间透着一股冷冽。
  “以后你只能听我的话,明白吗?”
  “……是……”
  “明白了就跟我走。”说完,少年便大步的往前走,不给那个孩子留一点选择的余地,“跟上。”
  “哦、哦……”
  瘦瘦小小,仓鼠般的孩子,乖乖地跟在少年的后头。
  他们走出了孤儿院的大门。
  在少年手下的安排下,当天的值班人员郑重地在记录本里写下了一段话:
  姓名:安岩
  性别:男
  年龄:9
  国籍:中国
  编号:02200059
  后面跟着一行鲜红的字——
  领养人:神荼
  ——————
  故事,开始了。